歡迎訪問山東省水稻研究所!
站內搜索:
當前位置:首頁 > > 行業動態
“創新稻、産業稻、國際稻”--院士把脈“中國稻世界糧”
來源:新華網  更新時間:2017-04-13  浏覽次數:

    稻米養育人類萬年以上,水稻種植凝聚了人類的智慧和恒心。近年來,中國在水稻育種方面突飛猛進地發展,在保障本國糧食安全的同時,也爲世界糧食安全作出了卓越貢獻。4月13日至14日,以袁隆平爲代表的10位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齊聚“種業硅谷”南繁基地的核心——三亞,同台論稻,爲水稻育種科技新方向、水稻全産業鏈融合發展模式和中國水稻走向世界把脈開方。

  科技稻:創新目標瞄准“超級品種”

  中國水稻得以領先世界,絕非三言兩語可以言喻。回顧水稻發展的幾個關鍵節點,都以提髙産量爲重心,産量是保證國家糧食安全的關鍵。

  從超級雜交稻第一、二、三、四期分別攻破畝産700公斤、800公斤、900公斤和1000公斤大關,到2015年首先在雲南實現16噸每公頃的目標,爲實現夢想,袁隆平一生紮根田野。

  逐夢的腳步仍在繼續。“我們培育出的雜交水稻品種‘超優千號’品質可以與市場上80元一斤的日本米媲美。”袁隆平指出,盡管難度很大,但雜交水稻能夠同時實現高産和優質。

  中國水稻研究所所長程式華說,如今,消費者在吃飽的同時要求好吃,吃得安全、綠色,現在中國水稻的發展目標是提質增效。

  “育種家未來的目標是培育出具有豐産性、抗病性、優質性、廣適性的品種。四種特性綜合水平較高的品種就是‘超級品種’。”中國科學院院士謝華安說。

  如果能像設計工業品一樣設計水稻品種,這樣的“超級品種”將頻頻面世。中國科學院院士李家洋介紹,分子育種利用現代信息和生物技術,通過雜交、分子標注選擇和對遺傳機理的基因的了解,能實現從傳統“經驗育種”到定向、高效“精確育種”的飛躍。

  “我們可以把基因轉變爲分子標記,對不同的品種進行雜交選擇形成新品種。這個品種可兼具高産、優質性狀。”李家洋說,分子育種能針對特定需求培育品種。中國有1億多糖尿病患者,吃普通稻米不利于血糖控制。如果培育出含抗性澱粉的大米,食用後會緩慢消化,血糖濃度起伏不大。

  産業稻:上下遊融合發展提質增效

  在電商平台上,某品牌的5公斤裝的日本大米最高賣到1200元,而我國的高品質産品如五常的‘稻花香’,同樣重量的包裝只賣到298元,而且日本大米還很有市場。

  專家普遍認爲,國內大米的終端消費正在邁向品牌化時代,中高端消費者更重視食品質量,品牌則能爲消費者提供品質保障。

  袁隆平農業高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副總裁青志新指出,目前我國品質一般的稻米品種過多,中高端的優質、特色品種卻供給不足。今年早籼稻、中晚籼稻、粳稻最低收購價全線下調,稻谷産業種植將向多元、綠色、優質方向轉型,這樣的産品在市場上不愁銷路。

  “實現水稻提質增效,科研育種能解決上遊環節,但培育出優質品種後還要有人種植、有人收購、有人加工、有人打造品牌,形成完整的産業鏈條。”程式華說,農民種了優質品種,但若種植較爲分散就無法産生規模效應,不同品種混收無法體現質高價優。需要打通上下遊,比如種子公司和米業公司合作,前者負責供應良種,後者負責收購,形成完整的産業鏈。

  記者在北京、海南等地隨機采訪發現,幾乎絕大多數受訪者都買過泰國大米。2012年以來中國大米進口量快速增長,到2015年已達到335萬噸,其中從越南和泰國進口最多。程式華也認爲,進口量增加主要在于國外稻米價格低,國內水稻種植成本高。“在東南亞國家種植水稻,工人一個月只需100美金工資。現在國內的年輕人,越來越不願意做農活了。”

  針對長期以來“稻強米弱”的格局,與會專家認爲,可通過深加工提高效益。中國糧油學會食品分會副會長謝健介紹,我國稻米加工企業逐漸壯大,目前已有近1萬家,單廠平均年産能3.4萬噸大米。但是,我國米制休閑食品、米糠及米胚制品加工種類非常有限,作爲最大副産物的稻殼進一步加工和利用也仍有較大空間。

  國際稻:中國稻造福世界人民

  4月的三亞,中午驕陽如火,23歲的印度尼西亞梭羅大學留學生迪威依然緊跟著他的中國導師,在水稻試驗田中忙碌。“很高興能到三亞學習中國的雜交水稻高産技術。”迪威說,他是首批6名由“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來到這裏的留學生之一,已在三亞南繁育種基地生活和學習了3個月。

  “我們正在搭建留學生人才培養基地,爲‘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培養水稻科技人才。”三亞南繁科學技術研究院院長柯用春說,這僅僅是中國水稻“走出去”帶動沿線國家共同發展的一個縮影。

  自1979年中國雜交水稻走出國門起,已經在世界上數十個國家和地區進行了研究和推廣,給當地帶來了顯著的增産增收。袁隆平,這位終身致力于世界糧食安全的老人在2013年發下宏願:“打造國際稻都,讓雜交水稻覆蓋全球,爲世界多養活五億人口,造福世界人民”。  “‘一帶一路’沿線有著世界上主要的水稻種植國,但他們的産量不高,中國水稻的先進技術可‘走出去’發揮比較優勢,實現互利雙贏。”中國工程院院士朱英國說。他培育的紅蓮型雜交水稻早就在東南亞大面積種植,如今借助“一帶一路”惠及非洲。中國工程院院士張洪程希望幫助沿線國家培養先進水稻栽培技術人才,發展境外水稻種植。

  “未來我們可以依托海南南繁這個‘一帶一路’的種業重要窗口,建立面向全球的‘稻米交易所’,打造命運共同體。”湖南省國際稻都農業技術研究院院長黃崎對中國水稻全球化充滿信心。

  據了解,截至去年底,我國已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援建了25個農業基礎示範中心,幫助當地提高雜交水稻育制種和栽培技術。